陳和生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所所長/1972至1975年在我校任教
發表: 2010-07-31 16:09:54    瀏覽: 14760 次

陳和生院士(右)與我校張建功校長在一起


  ● 特約記者 陳謀新

  2005年12月,在荊州工作過的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所研究員、所長陳和生,光榮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成為沙市中學走出去的第五個院士。2006年“五一”期間,沙市中學領導和荊州新聞記者赴北京采訪了這位對荊州有著特殊感情的中國科學院院士。

  經過多次聯系,記者和沙市中學負責人一起來到北京,找到陳和生院士。雖是周末,可陳院士的工作安排的滿滿當當。荊州客人的到來,讓陳和生放下手中的工作,回憶起30多年前在荊州的經歷。

  陳和生院士1970年從北京大學畢業后,分配到河南信陽的解放軍農場勞動了兩年,1972年再分配時到了當時的沙市,原沙市市教育局安排陳和生到當時的沙市三中教書。

  陳和生院士說:“沙市三中是一個很好的中學,有很好的傳統,即使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情況下,我覺得學校老師和同學都是在認真地教、認真地學,我從72年3月份到75年4月份在沙市三中教過數學、也教過物理。我也感覺到在那段時間里,沙市三中的領導和老師對我都是非常關心對我有莫大幫助?!?br />
  正是這段時間的工作,讓陳和生院士對荊州留下深刻的印象。雖然到后來才有參加高考、出國留學的經歷,但陳和生院士認為沙市中學的一段時間對他的發展有比較大的影響。他說,“那幾年我在教書的同時,我自己也沒有停止專業的學習?!庇辛嗽鷮嵉幕A,恢復高考后,陳和生很順利的考上了丁肇中教授在中國的研究生,到德國漢堡丁肇中教授的實驗室工作,接著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繼續攻讀博士、博士后學位,1984年11月,已經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做了半年博士后研究的陳和生,回到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做博士后,決心為中國高能物理的發展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他告訴我們,“可能我們這一代的想法和現在年輕人的想法還是有一些區別,我當時感覺到文化革命,耽誤了很多時間,也希望能盡快的回國,能夠為國家科學事業發展作貢獻?!?br />
  在當時的條件下,陳和生遇到很多實際困難,中科院高能所給他最大的支持。特別是在建設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工作中,鄧小平同志參加動工典禮,為正負電子對撞機奠基,為高能物理研究所題詞,給他和課題組同事們最大的鼓舞。

  他說,“對撞機建成,小平同志當時帶領了中央政治局全體常委和所有在京的政治局委員到高能所參加了落成典禮,并發表了重要講話,就是中國要在世界高科技領域占有一席之地,也是體現了小平同志對發展中國科學技術的思想?!?br />
  1998年陳和生受命擔任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所長,成為投資6.4億元改造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大科學工程項目的負責人。責任重大,陳和生每天都是如履薄冰。他說,這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工程,在國際上也是屬于難度非常高,它在很多方面比國際上已有的加速器的難度還要高,這樣一個復雜的工程,每天都會有矛盾出現,都會有問題出現,都會有意想不到的麻煩和事故出現,壓力是非常之大的。

  自從擔任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長后,陳和生必須不斷地切換自己的角色:有時是高能物理方面的學者,有時是科研管理者,有時是總工程師,有時是商業談判專家等等。所有這些,都是他人生的新挑戰。他說,“這確實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我也覺得由于事情太多,各種各樣的事情太多,高能所是我們國家在基礎科學研究里面最大的一個研究所,加上這個對撞機的重大改造,廣泛的國際合作,時間是非常之緊,我想也只有去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工作做好?!?br />
  站在科學浪尖上的陳和生院士,盡管工作很忙,卻還是時時刻刻記掛著曾經給過他幫助的沙市中學。2000年,陳和生院士在宜昌參加完一個學術會議后,順道回沙市中學,當時正值國慶節,門衛很負責地謝絕他進學校參觀,在他的再三要求下門衛才讓他在校門邊走了走,雖然新教學樓代替了原來的平房,但他曾經生活工作了三年的習坎樓還是給了他美好的回憶。

  他滿懷深情地回憶到:“我在習坎樓住了三年,所以希望想回去看看,上次回去在校門邊看了看,變化很大,我很高興,應該說沙市、荊州的變化很大?!?br />
  采訪中,陳和生院士熱情地介紹他自己的工作情況,言語中不時流露出對荊州的關注。采訪結束后,陳院士向母校贈送了禮品,并勉勵母校的學生牢記社會主義榮辱觀,“首先愛自己的國家,能夠為自己國家的發展貢獻自己的力量,同時,要刻苦學習,扎扎實實的學習,讓自己具有為國家發展、民族振興作貢獻的本領?!?br />
欧美啪啪,久久精品国产国产精品四凭,男人狂桶女人出白浆免费视频,女性自慰网站免费看ww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